大兴体育频道

您的位置:大兴体育频道 >> 电竞

狂言君侃球

时间:2020年01月20日

狂言君侃球:观当今联盟,这便是大势

可快速关注号:kuangyandoggy

我火征汽车城,大溃。肥仔面色铁青,急召大湿入账议事。大湿疮伤未愈吗,忍着脚痛,步入大帐。想必对于我火目前之局势,同样心急如焚。

“我火如今连战连败,大湿可有良策……”肥仔话音未落,大湿摆摆手,示意不必再说。

“主公心中烦忧,哈某岂能不知?请主公稍安勿躁,且听哈某剖析联盟大势,可好?”

肥仔一听便皱起眉头,“这联盟大势,又与我火有何关联?”

大湿一拱手,对答如流。“主公谬矣,世间万物,皆有关联,更何况我火与联盟本就息息相关。兵法有云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”

眼看大湿打算长篇大论,肥仔赶紧插话。“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,那便分析吧。”

“当今联盟,虽势力众多,然而真正霸主,只有一个。勇士拥兵百万,良将千员,势不可挡,投鞭断流。此队阵中,四大天王,个个身怀绝技。或晓武发威,或库里日天,或追梦踹蛋,或阿汤卖萌。比如今儿与小船儿一战,哪怕少了晓武,只需库里开启日天模式,便能不费吹灰之力。讲道理,那日天模式着实可怕,不到30分钟,便狂刷45分入账,随即收工下班,坐板凳上与晓武打情骂俏,搞的阿汤无比惆怅。江湖传闻,库里字本伟,日天即开挂,以哈某之见,所言非虚。”

肥仔听了,大汗淋漓,一张胖脸涨得通红。“可……可有破解办法?”

大湿无奈的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那……岂不是天下无敌?”肥仔听了更头大了。

“倒也未必,他有日天神功,我有碰瓷心经,都是江湖绝学,斗起来未必逊色于他。可问题在于,昔日我家大师兄晓武,如今选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。这究极体的勇士,那真的太难对付了。如果非要做个类比,如今的这支勇士,便是魏国了。”

“再看骑士。”大湿继续分析。“今儿他们历经苦战,终于搞定鱼腩魔术。主公可能认为,他们不过尔尔,但这么想就错了。”

“哎?不过我总感觉,骑士今年真的弱了哎。”肥仔半信半疑的说道。

“其实每个赛季常规赛,骑士都是如此。”大湿回应道。”但每每季后赛,阿King便会大发神威,好似昔日老鹰有多屌,如今坟头草就有多高。”

“大湿的意思是,骑士今年依旧很强?”

“很强。”大湿点点头。

“具体有多强?”肥仔追问。

“割据一方,不成问题,可想要进取天下嘛……如果将勇士比作魏,骑士便是东吴啦,有首诗便是这么写的。古有仲谋孙十万,今有三旬詹老汉,孙权合肥城下炸,五亚阿King尽力啦。这意思就是,虽然生子当如孙仲谋,可孙权总被曹魏吊打。”

“不过骑士今年有了刺客转世灵童,总觉得能拼一把。”肥仔心有不甘,继续发问。

“拼不了,撑死37开。”大湿侃侃而谈。

“那2016年欧弟在时,咋就能拼呢?”肥仔还是不甘。

“主公你怎么这么拧呢?”大湿皱了皱眉头。“东吴再打不过曹魏,也总有场赤壁之战吧。”

大湿伶牙俐齿,令肥仔心悦诚服。“那么请教大湿。哪支球队可被视为蜀汉呢?”

“蜀汉?自是马刺了。”大湿轻轻一笑。“皇阿玛方面大耳,又有臂展,像不像昭烈帝?莱昂纳德与阿尔德里奇,像不像关张?至于村夫,更不用问了。传闻人人都愿为村夫效力,绝非妄言。此等魅力,我哈某也是承认的。”

“那么凯尔特人又该如何?”

“凯尔特人这球队忒奇怪,联盟各路诸侯对阵,兵对兵,将对将,摆开架势对轰。他们倒好,至始至终贯彻这四个字,坚守不出。昨儿打哈士奇,哈士奇只得到84分;今儿打篮,篮又只得到85分。那好端端的塔图姆,愣是被调教成抢断盖帽狂魔,不得不服啊。”

“那他们究竟是?”肥仔越发疑惑了。

“怕是司马一族。”大湿面露忧虑说道。“安吉鹰视狼顾,绝非良善之人,主公且看,联盟各路球队,都力争活在当下;唯有凯尔特人,全力着眼未来。塔图姆、布朗、斯玛特外加欧弟,个个都是青年才俊。蛰伏五六年后,怕是魏蜀吴三家,便要弹指间灰飞烟灭。我看这联盟呐,终归就得和那天朝娱乐圈似的,都得姓绿。不信且看,强子、阿凡、粤明和亮亮,后院不都起火了吗?”

“……”肥仔一时语噻,不知说啥好。兴许是看出了肥仔的默然,大湿继续发言。

“至于步行者、小鹿的与哈士奇,今儿固然分别搞定公牛、奇才与鹈鹕,但在本大湿看来,这些具是冢中枯骨、碌碌庸人、守护之犬尔。搅局尚可,想要颠覆联盟格局,难矣。”

“那……我火与铁岭呢?”肥仔又问。

“铁岭好似辽东公孙渊,梗着脖子不服大魏,自称第四国,不过依本大湿看呐,公孙家根基不稳,估摸着难有作为。”

“那我火呢?”肥仔急切问道。

“我火……”大湿双眼顿时黯淡下来。“我火现在这鸟样,怕是南蛮草头王孟获,自我感觉相当良好,实则……主公请看,我火两连跪后,如今排名只比马刺领先一个胜场。待到村夫挥兵南征,来个七进七出,六浅一深,这是要我火欲仙欲死的节奏。其实吧,以南蛮之力,军民上下齐心,想要抵挡村夫,也非毫无可能。但是,但是……”大湿说着说着便哽咽了,有些说不下去了。

“但是什么?快说啊。”肥仔急了,催促道。

“那姓安的,位高权重,地位尊崇,钱多粮也多。可万万没想到,丫这雪白干净的八嘎,是个带路党啊!”大湿再也按捺不住,吼了出来。

“天哪!”只见肥仔也按捺不住了,“我肥仔活了半辈子,识人无数,也算耳聪目明,咋就要败在这厮手里呐!”

随即,两人头痛哭。

长按二维码识别,关注狂言君公众号狂言君侃球

小孩不消化该吃什么药好
大连治疗牛皮癣费用
宫颈炎吃什么药好